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看滁州

百万亩青山标注的精神坐标

滁州市政府门户网站gzyuexiong.com2019-10-08 09:43来源: 中国绿色时报作者: 吴兆喆 余遵本 鲍安平阅读人次:
【字体:

阅读提示:“北有赛罕坝,南有老嘉山”。安徽省滁州市老嘉山国有林场是与河北塞罕坝林场同时成立的原林业部直属林场。虽然地理区位不同,但20世纪50年代,老嘉山林场乃至皖东所有林场同样“水断流而干涸,地无绿而荒凉”,林场干部职工同样“战荒原艰苦创业,斗苦寒奋发图强”。历经数十载不懈努力,今天的老嘉山,今天的皖东国有林场,春绽芬芳、夏呈阴凉、秋结硕果、冬有虬枝。    

这是一片茂密的杜仲林。雨后的早晨,空气中有几分湿润,微风过处,从树叶缝隙洒下的阳光在地面轻轻摇曳,宁静中多了些许活泼。关道林说:“这片杜仲林栽植于1992年。杜仲与麻栎、薄壳山核桃是滁州主打发展的‘三棵树’,这片杜仲是全市采种基地,目前我们正着手把这儿打造成森林康养基地,成为林场新的经济增长点。”

关道林是安徽省滁州市老嘉山国有林场老嘉山分场副场长。林场有1000亩杜仲林,我们所在的位置,是红尼庵管护点,是林场待开发的核心景区。老嘉山国有林场始建于1953年,后与周边其他林场合并建成林业部直属老嘉山机械林场,与河北省塞罕坝机械林场“在同一张批文上”。2017年,滁州市国有林场改革时,老嘉山林场经整合后加挂了省级森林公园的牌子。目前,林场有林地面积15.5万亩,活立木蓄积量67.82万立方米,森林公园已由省级升格为国家级,公园内山色苍翠、湖光旖旎。

几天的深入采访,我们了解到,包括老嘉山在内的国有林场建设,不仅仅是滁州国土绿化的主阵地,更是滁州生态文明建设的精神坐标。在历史的峰回路转中,艰苦创业的自强精神、科学务实的理想情怀、无私奉献的价值取向,始终贯穿岁月,一脉相承,一代代以场为家、爱岗敬业的林场职工,用行动诠释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价值底色。

再苦,也要把树栽活

滁州位于安徽省东部,地跨长江、淮河两大流域。自古就有“金陵锁钥、江淮保障”之称,“形兼吴楚、气越淮扬”之誉。北宋时,文学家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更令滁州闻名遐迩,“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再到明朝,滁州作为明太祖朱元璋的家乡,尤其显赫……

进入20世纪,滁州却因被日军侵占,战火连天,森林惨遭破坏。《滁州林业志》记载:1947年,滁县地区(今滁州市)森林面积仅1.63万亩,森林覆盖率仅0.08%。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和重要资源,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生态保障。面对逐渐消失的森林,水土流失,风害频繁,土地瘠薄,滁州人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态危机。

“没有林,我们自己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3—1956年,滁县专区(今滁州市)开始设立国营林场,滁州人扛起撅头、背起树苗向荒山挺进,他们有信心“替山河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

“老嘉山林场就是1953年建立的,抗战时期担任过游击队长的定远县人司运休是第一任场长。”82岁的老嘉山国有林场原场长邱述彬回忆。邱述彬于1959年9月7日到林场工作,当时,“一眼望去,都是荒山,尽是杂草,林场面积6万亩,人工林却不足2000亩,其中800多亩还是司场长带人栽下的”。

“林场立地条件非常差,多是黄棕壤和石灰土,土层薄,肥力低,含石量高。”86岁的老嘉山国有林场原财务科科长程明辉回忆,当时栽树“两头不见红”。他解释说,由于场部距造林点较远,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天没亮就出发,太阳落山后再收工。遇到特殊情况赶不回来,就“借住在老乡家,铺上稻草就是床,或者干脆在山上搭简易窝棚”。

刘文先的回忆同样证明了当年造林的不易。刘文先已91岁高龄,是皇甫山国有林场退休职工。皇甫山林场建于1953年,20世纪50年代末,“秋季造林,40天要造林1万亩,每人每天要打100个穴,每个穴的长宽高都在1米,全靠人力”。

饿了,就啃一口干馍;渴了,就喝一口山泉水。任凭烈日炙烤、寒风刺骨,所有林场干部职工始终坚守在造林第一线。短短几年间,滁州市建成9个国有林场,总面积超过100万亩。

造林艰苦,护林同样不易。正当大家展望美好未来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1960年农历正月初五,由于当地农民开荒走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老嘉山林场过火面积达1万余亩,其中3000余亩马尾松6年生幼林化为灰烬。

面对灾难,没有人灰心,他们含着眼泪清理了死树枯枝,栽上新的树苗,从头再来。程明辉回忆,“1961年,农历正月初一,大家就上山栽树了”。

1962年,老嘉山林场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当年10月,林业部整合老嘉山、管店和大横山3个林场,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安徽老嘉山机械林场”,是与河北塞罕坝林场同时成立的林业部直属林场。老嘉山林场有了4台拖拉机,6台轻重耙,2辆汽车,开创了林业机械化的先河,极大地提高了造林工作效率,绿化面积开始逐年倍增。

用奋斗书写青春华章

进入20世纪70年代,林场开始“抓革命,促生产”,除了造林、护林之外,还要从事农业生产,工业、副业齐头并进。

尽管多业并举,但职工收入依然较低,生活依然艰苦,“单身职工住通铺,一间屋子10多个人,已婚职工才有一间10平方米的单独的家”。

这一时期,老嘉山林场还接收了大批来自上海、合肥等地的知识青年。房子不够住,大家就住在仓库里、泥草房里,“夏天的时候,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还在滴水”。由于大部分青年来自城市,没有干过农活,整地、刨穴手磨出了血泡,手臂肿得抬不起来,“但他们从不叫苦,只想着把党交给的任务、领导交代的工作干好”。

赵敏是来自合肥的知青,1977年到管店林场工作。与她一起来的知青有20多人,在她的记忆中,当时“林场学校后面的马尾松比人稍高一点,大横山都是毛草地。春季造林,在山上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每天种松树1200棵,晚上回来大家围在一起听评书《岳飞传》,苦中有乐”。

像赵敏一样,把青春献给林场的职工还有许多。有些人“献了青春献子孙”,几代人扎根在林场。

皇甫山林场职工高青旺一家四代接力植树造林60载,家族里共有24人在林场工作。1957年,6岁的高青旺在爷爷奶奶的带领下,和其他亲人一道,举家从肥东县迁入皇甫山林场,一干就是60多年。

1995年,高青旺的大女儿高红考上了滁州纺织厂。可是父亲对她说,“别忘了爷爷的教导,咱们一家要把根留在皇甫山”。就这样,本可进城的她成了全场唯一的女护林员。

2001年,高青旺的小儿子高峰被深圳一家公司录用,刚上班月薪就超过了1000元。然而,硬是被父亲频繁的电话“拉”了回来。他说,“我想通了,我还是舍不得皇甫山”。回林场后,他做了一名防火队员。

  高青旺常说,家就是山,山就是家,“皇甫山处处都有我们高家四代人的脚印”。高红的表达比父亲更直接,“林场如果需要的话,我想让我的儿子做我们的接班人,做皇甫山的第五代林业人。”

2019年,高青旺被评为“2018心动安徽·最美人物”。滁州市委宣传部号召全社会向他学习,称赞他们一家人“把青春与汗水挥洒在连绵青山,将平凡与寂寞留给了幽幽山谷,让坚韧与信仰根植于葳蕤山林,在皖东大地上矗起了一座永恒的绿色丰碑”。

刘文先的4个孩子也都全部留在了林场工作。他说,“林场养育了他们”。他希望,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的新时代林场人,可以带动90分钟足球网的工友们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

不是天赋异禀,而是百炼成钢。一代代林场人艰苦创业,缔造了皖东的绿水青山,滁州也因此被誉为“关内人工林基地第一家”。目前,全市国有林场面积135万亩,占全省国有林场总面积的1/3,森林蓄积量526万立方米。其中,老嘉山林场林地面积15.5万亩,森林覆盖率93.5%;皇甫山林场经营面积13.4万亩,森林覆盖率96.1%。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山绿了,水清了,滁州境内鸟兽和鸣、百花争艳。然而,由于体制和机制等原因,20世纪90年代后期,一些林场逐渐陷入经济困境,林场职工只能领到一半工资。截至2015年,因长期采伐导致林场资源过度消耗,职工们只能过着“吃了上顿找下顿”的日子。

此时,全国还有诸多国有林场面临着同样的危机,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关注。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国有林场改革方案》和《国有林区改革指导意见》,滁州市委、市政府迅速成立改革领导小组,先后出台6个配套方案和10多个配套文件,推进改革工作。

通过改革,滁州原市属15个国有林场精简整合为6个,全部为公益一类事业单位。在中央和省财政补助的基础上,市财政又安排改革专项资金2000万元,安排人员及机构经费1.4亿元,林场职工不仅按月足额领到了工资,“五险一金”也实现了全覆盖。同时,林场的道路、水电、通信等问题也相应得到解决。

后顾之忧解决了,深爱着这片森林的林场职工们,再次发扬艰苦创业的精神,交出了一份精神和意志的答卷。

老嘉山林场于2017年通过评审,正式命名为安徽老嘉山国家森林公园。林场通过整合资金,不断加大投入,深挖旅游文化,提高森林旅游服务质量和内涵,把公园建设成为集康养、休闲、度假、旅游观光于一体的森林乐园。目前,公园规划面积5.4万亩,分3个核心景区,东部以苍翠优美的森林植被景观为主,中部以风光旖旎的栖凤湖湖光山色为主,西部以造型奇特的红砂岩地质奇观为主,实现了森林、文化、旅游深度融合发展。

皇甫山林场由过去依靠采伐经营为主向林下种植、养殖、深加工综合发展转型,确保森林资源稳步恢复和增长。如今,林场依托江淮地区保存最完整、面积最大的原始次生林景观带,打造了森林康养旅游产业,年旅游收入达300万元。围绕森林生态和产业空间布局,发展以薄壳山核桃为主的木本油料林3500亩,以麻栎为主的生物质能源林1500亩,完成国家储备林基地建设项目3000亩,干部职工收入稳步提升。

红琊山林场将打造国家级科研科普示范基地、国家级麻栎良种基地作为发展定位,成立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重点对麻栎、金钱柳等珍贵树木栽培技术、培育模式进行攻关,打造了麻栎大径材、炭用林、菌材林、果用林等多种经营模式,各类示范林达9000亩,并建成麻栎良种基地2000亩,在种质资源库、种子园、母树林、良种选育和试验示范林建设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为麻栎营造林技术示范推广提供了样板……

我们从《安徽省国有林场中长期发展规划(2017-2030年)》中了解到,到2030年,安徽将把国有林场打造成为全省林业生态建设的示范区、林业经济发展的先行区、林业干部职工队伍精神风貌的展示区。坐在刘文先家门口的小木凳上,老人忆苦思甜,感慨当前生活的幸福,对国有林场的未来充满了希望。面对眼前的林海,老人再次感慨:“有了森林才有家,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热词